禾云会峰网 > 社会 > 记忆中的小山村

记忆中的小山村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7:10:12 浏览次数:429

我的童年是在丛家洼度过的。她的全名是:辽宁省瓦房店市福州镇古台大队9单元,因丛姓比例较大,故又称丛家洼。现在生产队被取消,改名为古台村。

我出生于1958年,也被称为大跃进。当我刚出生的时候,我奶奶把我从哈尔滨带回辽宁,因为我妈妈不能带她的三个孩子去上班。我母亲在生我的那一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那时,父亲是这个单位的主要力量,没有更多的时间帮助母亲做家务和照顾孩子。当我妈妈去上班时,她经常一个在前面,一个在后面,一个在手推车里。奶奶来到哈尔滨看这一幕,决定带一个孩子回老家抚养。那时,我患了肺炎。奶奶说婴儿应该被带走。作为一名活马医生,它应该是一匹死马。我能否活下去取决于这个孩子的运气。幸运的是,在祖父母的悉心照料下,我活了下来。

我已经离开这个小山村几十年了,但是我住的那个小山村一直困扰着我。今年五月,我的爱人退休了,陪我乘高铁回到了我小时候住的小山村。

哇!这个小山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山村。我记忆中破旧的瓦房都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,新平房的外墙是白色瓷砖,屋顶是蓝色的。每个家庭至少有四个房间,院子中间有一个八级小楼梯。爬上楼梯后,进入房子前有一个大平台。站在山坡上向下看,村子里有一排排整齐的平房。以前的土路已经被混凝土路取代了。我经常在收音机里听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就这样站在我面前。这原本在我印象中最原始、最偏远的小山村竟然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,也让我震惊!

从老姑妈生活的变化看变化

老阿姨家住在福州镇二楼。我们必须穿过带假山的鱼池才能到达一楼。一楼有老阿姨和叔叔的卧室,一个大客厅,一个厨房和一个卫生间。厕所的右边是通往二楼的楼梯。在工作日,二楼无人居住,房间是为孩子们偶尔留下来的。用煤气做饭,用智能过滤杀菌饮水机喝水,绝对现代化。

这可以追溯到40多年前,老伯母和叔叔是一对纯洁的农民。以农业为生并能维持正常生活是件好事。如果你想过上美好的生活,你必须付出巨大的努力和经济头脑。我和老婶婶回忆起老叔叔卖牛养活八口之家的经历。他们真的受了很多苦。老姨夫说,当你的老姨夫去瓦房店附近的牛市场买一头小牛的时候,他不忍心花十多元买票。他带着小牛步行回家。走了两天两夜后,他在炕上睡着了,睡了十多个小时。后来,老姑妈家用卖牛赚的钱买了一辆公共汽车,让他们的儿子从长兴岛跑到大连和沈阳。通过经营和运输,老姨夫和姨妈相继为他们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建立了家庭和企业,实现了老姨夫用中间的四个字命名四个孩子的夙愿:“决心经营这个家庭。”现在,老姨的一些孩子在国外学习,一些在沈阳学习汉语,还有一些在少林寺学习武术。每个假期,全家人都应该聚在一起,享受快乐的团聚。谈到家人的好日子,老叔叔说,当你贫穷的时候,你会考虑改变。党和国家给了你好政策,鼓励你通过自己的劳动致富。没有这些好的政策,你会变得贫穷和失望。

在我和老阿姨住在一起的几天里,她总是用很强的瓦房店方言大声告诉我,目前的国家政策真的很好。我们60岁以后也有养老保险。我们每月可以报销几百元的医疗费。这在以前甚至是不可想象的。虽然老伯母说不出国家惠农政策的条款和条件,但她表达了一种内外的含义,那就是国家对农民的政策每年都在改善!

我表哥家靠种桃树和樱桃树变得富有。

在这个小山村,我最亲近的亲戚是我姑姑的女儿:我的两个堂兄弟。这两个堂兄弟种桃树和樱桃树。在我的记忆中,在那一年的小山村里,柞树在山上自然生长,槐树在溪边生长,有些人在山上种苹果树,从来没见过桃树或樱桃树。表哥说十多年前卖苹果有一些收入,但苹果产量低,一年卖几美元也卖不出去,尤其是在过去几年苹果卖得不好,冷库满了,所以根本卖不出去。此外,苹果的栽培需要在早期装袋、施肥和施用药物。苹果每斤一元的价格太高,苹果收获时不能以每斤十美分的价格出售。每个人都不愿意种苹果树,也不愿意换成桃树和樱桃树。桃树果实早,产量高,见效快。它们也可以分为不同的品种和不同的到期日,从7月份一直销售到国庆节。特别是现在,国家出台了鼓励农村农业结构调整、发展高效农业、增加农民收入的良好政策,桃树种植前景十分广阔。

我的小表弟不仅种桃树,还种樱桃树。三月和四月,它们被种在温室里,五月和六月种在地上的樱桃已经成熟。明亮无比的大樱桃被树枝覆盖着,让人流口水。当它们被挑选出来的时候,它们以一个好的价格被买卖。桃子在七月和八月成熟,特别受欢迎的是极亮的油桃、黄桃和水蜜桃。虽然品种不同,但它们甜、脆、好吃,卖得很好。表哥说我们的农民挣钱不容易。他们必须在凌晨三四点去田里。从开花到结果,它们必须像照顾孩子一样小心谨慎。他们一点也不粗心。在樱桃和桃子的收获季节,人们必须被雇来采摘它们。这笔钱实际上是通过往地上滴几滴汗珠和掉八片花瓣赚来的。

是的,我两个表兄的脸被太阳晒得通红,他们看起来比城里的同龄人大七八岁。我真的觉得它们太难了。然而,我表哥的脸上挂着喜色,说国家对我们的农民有一个好政策,当我们在痛苦和疲惫中得到一些东西时,我们会很高兴。他们一年能挣10多万元,他们非常满意。

我叔叔长子的肺腑之言

我叔叔的长子,60岁,是我的表弟。几年前,他的妻子因病去世,留下他一个人。40年前,这位堂兄在做农活时不小心碰了雷管,导致左眼失明,右手被炸掉,只留下一只光秃秃的手臂,从而完全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。他妻子还活着。有人照顾他的日常生活。妻子死后,他不得不独自生活。别说,他真的属于那种身体残疾、意志坚定的人。他每天早起去上班。他还种植桃林。当我和爱人来到他家时,他正忙着给桃树吃药。他很高兴看到他从远处来的姐姐和姐夫。他热情地领我们进屋,带我们一间一间地参观。四个房间中的一个是存放工具和杂物的仓库。在另一个房间里,有一套大型立体声音响设备,桌子上有一个麦克风,还有几本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《中国人唱歌(卡拉·奥科)曲库》。我问表哥,谁这么喜欢在这里唱歌?我表哥说,没事的时候我会唱歌。我好奇地问,你喜欢唱什么歌?我表哥说我最喜欢唱“我和我的祖国”。我唱得不好,而且跑调了,但是我喜欢那里的歌词,而且它们写得很好。你尝过歌词说:“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。无论我去哪里,我都会唱一首赞美诗。我歌唱每座山,我歌唱每条河,炊烟袅袅升起,小村庄,道路都是一样的...这不是写我们的小山村!我很惊讶我的表弟能把这首歌和他住的小山村联系起来,这显示了他表弟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阳光灿烂和丰富。带我们出去的表哥赤脚走在沙滩上,诚恳地说:“二姐,我真的很感谢这个社会和我们的国家。这个国家现在对农民的政策非常好。像我这样的人不能冻死或饿死。他们也可以每天做一些工作,喝点酒,唱歌,看电视和看书。我对我所做的感到满意。“我表哥的感觉感动了我。这个残疾人可以说是社会上最底层的农民,他可以发自内心地说这些简单的话,这表明他对党和国家的高度认同。

是的,这次我回到了我小时候住的小山村,拜访了我的亲戚,在我小时候玩耍的山坡上散步,看了看长满小桃子的果树,看了看在山村小路上来回穿梭的汽车,看到了丛家洼小山村发生的变化。我和妻子由衷地感叹: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富裕,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!(从真镜)

500彩票 湖北快三投注 江西快三 澳门现金网



最新新闻

推荐新闻